石决明

【记录】【1】

【批改卷子的物理老师】
【第一次自戏】
【人设用的斯陌】
【谢谢York的修改意见,以后一定会注意:D】


漆黑的窗帘将夜幕下的纷乱紧紧阻隔在外,桌上台灯照射出清冷白光,握笔的手投下的阴影简洁分明。红色笔迹在一张张试卷上飞速扫过,在触目惊心的分数下随手附了几段洋洋洒洒的批语。再这样下去,这群小子们的毕业证怕是要砸在物理上了,一个个嘴上说着努力到头来真正着急的还是自己。

时针缓缓踱步,划过了1/3道半弧,手中的卷子终于翻到了最后一张。闭上双眼,深呼吸……本以为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睁眼时,看到面前满是折皱的卷子,还是倒吸了口凉气。

天知道这人怎么想的,脑子里仅剩的一点渣滓尽数献给了“惹人生气”上,还献得彻底,卷子上总有满篇的废话,若是批改时漏回了一句,明天估摸着要听他哭一整节课。偏偏这人还受到校长的特殊照顾,说是精神状态不太好,要多担待担待。一想到满口黄牙的老家伙把不知刚摸过什么东西的油手往自己身上蹭时写了一脸的“语重心长”,胃里就一阵翻滚。

担待担待?让那东西见鬼去吧!

双手压上那张不知被蹂躏了多少次的卷子,用力试图将其展平,不过徒劳地浪费着力气罢了。

卷子上满是他的凌乱字迹:

“这道题我想选B,可是A长得更对称。不过既然老师这么辛苦…我还是都写D好了。看着开心,是吧?”

这关对称什么事,涂个卡哪来这么多废话。手中红笔并未停歇,除了打上零星几个勾,顺手补上一句:

——选择题涂卡。

“灯泡不亮要找厂家,由I=U/R得,退货还是上诉,这不是P=IU能解决的问题。老师怎么看?”

及其不情愿地留了一分,又提笔写下:

——我希望你记得这是计算题。

“稀硫酸和铜反应吗?”

——…不。

“浓硫酸呢?”

——…问化学老师。

“其实今天天气不错,我不想写卷子了,想去打球。老师喜欢篮球还是足球?”

——我喜欢伽里略的铁球。

“……?”

——……

……

密密麻麻的小字把装订线压得喘不过气,一句一句写完,已不知入夜多深。烦躁的心情被弄得扯不开的困意掩盖,胡乱地推开桌子上的东西,伏在桌上,任由打架的眼皮温柔相拥。直至天明。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