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决明

奇煞门-(番外)王

(很久以前写的,及其中二且不易看懂。在这边存一下。)




“就凭你?”
站在虚空中的人动了,身影一闪,再看时,他已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在半空。

“明术,我现在能看见你了。”他苦涩地笑,“不知是福是祸。”隐约间,透过他的眼眸,能看见浩渺星河。

“在以前的我身上,发生过什么……”
“以你现在的体质,只能承受'回溯'18小时,结束后,你也会失去这18小时的记忆。”
“请开始吧。”

命运之王,作为得天独厚的宇宙唯一意志,拥有全属性能力,随手一招令人闻风丧胆——灵魂净化,将一切灵魂打回空白的原型。
明术说,很久以前,命运的王,便不再使用这招了,
那是规则的王逝去的日子。

继承王座的,是他的手下,那个曾背叛过他,把他逼向深渊的男人,从此,他是二世,规则二世。
可笑,他从未掌控规则。

明术说,“掌控规则的,是我。”
“我知道,” 他接过递来的杯,摇晃,仰头,一饮而尽,“命运一直都防着他。”
“你更危险。”
他笑,“承让。”
嘀嗒,
下雨了。

他只觉得一阵窒息。
灵魂疯狂地涌动。
“怎么…可能……”
星魄在眉心处凝结,这是觉醒的前兆。

灿黄的星魄,
夺目的白影,
四阶了,
涌动并未停歇。

这是他的身体无法承载的力量,
经脉被撕开细密的伤。
“住手!”
明术突然出现,
速度比虚空中的人还快了几分,
灵魂有一瞬间的平息,
只是一瞬间。

“你是规则又如何,
王的进阶,
属于命运。”
已经来不及了。

星魄轰然破碎,
万千残片坠入虚空。
他的眼神涣散,已是奄奄一息。

“混沌初开……”他呆呆盯着他的眼,“呵,果然……是你……”
他放开他的衣领,另一只手将他的腰稳稳托住,横抱。似笑,泪水滚落。他低头,在他耳边呢喃:
“吾王……”

天空是怕冷的,所以它为光和热做了最灿烂的开场。一团金黄,在薄雾的簇拥下,映着连天彩霞,缓缓张开双目。
朝霞不出门。
廖夜迷蒙中伸出手指,所及处只有枕头冰冷的触感,身边的他……消失了。

风是怕冷的,它跑得那么快,那么急,抱着狂野的疾驰,只为触到暖流的指尖。
廖夜久久伫立在狂风之中,嘶声大喊着他的名字。
风声,
还是风声。
风声,
只有风声。

“说来,明术,我还不知你是谁。”
“我是你的一部分,”明术语声淡淡,起身,关上窗,“你是规则之王,我是规则。命运抹去了你的记忆,却偷偷留下了你的规则之力,用一丝宇宙本源为其铸了魂魄,那便是我——与'命运'并肩的'规则'。”

明术站在他的面前:“汨罗!你想造反么!”
他微眯起眼睛:“命运被我囚禁也有数万年了吧,多你一个,也好。”转身,向着身后的部属,飞身而去:“回殿!”
明术足尖在虚空中借力,急冲,刹那间以手为刃,架在了汨罗的脖颈上,“把他放下。”
汨罗冷哼,想要动用规则脱身,却发现往常所使用的一切规则,在这一刻几乎全部失效。能在虚空中维持住自己的身体,已是自己的极限。
“在规则的本源面前使用规则,二世,我该说你愚蠢,还是狂妄?把他放下,饶你一命。”
浓厚的杀气从汨罗身上迸发,“本王寻他千万年,就凭你一句话,便想把他劫走……
“就算你把本王千刀万剐,本王,绝不动摇!”

“命运他,还好吗……”他皱起眉,“真的,被汨罗囚禁了?”
“自然,否则,来见你的一定是本人,而不是……残损到几乎消散的意识……”

他猛地起身,“我要去救他!”
“不行!”明术拦住他,“现在的你,不是汨罗的对手。”
“我的灵魂还在,火种还在……
“我说过,为了他,我愿以生命相抵,自己的灵魂 ,就算是燃烧尽净,永无复生之日,又如何!”

时隔千万年,规则之王又回到了这里。
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令世界为之俯首称臣的“明陌王”,他的手中没有了象征至高王权的“九ming令”,他的身边没有了一起出生入死的命运和汨罗。
再也不会有“明陌”这个人了。
他的身影飘忽不定,灿金色的火焰以他为中心,燃烧,蔓延,升腾,袭卷虚空,迷幻的光影炸开漫天涟漪。
“汨罗,我不怪你……
“命运,你知道么……为了这几个字,我积攒了千万年的勇气……
“命运,我喜欢你。”
★后记☆
“我也喜欢你啊,”命运轻轻的笑,指尖抚过他的脸颊,“这么多年竟然一直以为我是男孩子……傻瓜。”
“命运姐,该走了。”明术在门口招手。
“嗯。”
她回头,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他,声音哽咽:“明陌……我……”
“不……”她擦干脸上的泪,向着阳光,露出灿烂的笑容:“莫宇,早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