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决明

大概是最近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得有点儿多,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剧情恶俗。

梦不是非常清晰,勉强把情节拼凑在一起,也许有些是醒来后迷蒙中补全或是删去的部分,大概就是这样了。


梦里的主角和本人有不小的偏差,就用I来代替了。

I是个是十三四岁的女孩,有个二十上下的,相当出色的姐姐。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就像电视剧常见的那样,父亲眼里只能看到姐姐,对姐姐非常关注,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而I在家里几乎是透明的存在。能感觉到,姐妹之间虽然不是非常亲密,但是感情很好。

第一个场景似乎是I和姐姐在一家商场里逛街,I对衣服之类的没什么了解,也没什么兴趣,姐姐在逛,I就在走后面陪她。她们下了一层楼,姐姐先一步走出了楼梯口,I则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就在楼梯口,I突然感觉不对,觉得有什么危险要来了,耳边也似乎传来赶快离开的呼喊,I赶忙去叫姐姐,但姐姐并没有在意,I劝了好久姐姐仍是不为所动,I只好自己离开了。

I后来才知道,整个这小片地区都遭到了不明的严重的破坏,I跟着父亲还有几个人重新来到这里,寻找事情的真相(父亲的身份似乎并不普通,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和做法给我这种感觉)。入目皆是一片断壁残垣,街道上流落着一群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落难者。路上帮助了一两个个落难的老人和孩子,又找到那家商场,进去了。

天花板和墙壁碎裂坠落了不少,但是楼梯没有倒塌,I知道姐姐一定是死了,在I离开的那个楼梯口,他们找到了姐姐的尸体。父亲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向I看过一眼。“出色的长女死去了,而毫无用处的次女却一点事都没有,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I这样对着父亲大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是我对姐姐用同样这套说辞骗她留下了吧。我和她说了好多遍,她就是不听,我才只好一个人先走了!”父亲看了I一眼,依旧是什么也没说。

一个本地的人员告诉了他们,似乎是地区建造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而那边的建筑立面本来是存放着一颗巨大的导弹的。

他们再次来到了那家商场,只不过走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I觉得自己好像死去了,身子轻飘飘的,醒来时意识已经来到了一座光秃秃的山上,偶尔有几棵松树,有人向同行的人们介绍着一位位来者——包括一尊金碧辉煌的佛像,自带宝相庄严的BGM。“这是xxx佛。”那人这样介绍着。

边上就是山顶。又来了两批人,不多,有男有女。互相交换了情报,讨论了一番,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山上的一座楼里,或者说是楼的几层之上的,建在山上的门。

周围有带着孩子的,几个叔叔,也有一两个阿姨。有个和I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五官精致清秀,还有一个更小的男孩,大概是幼儿园的样子。

楼里很空,走廊里贴着普通的瓷砖,很干净,卫生间也是,推开门,还有类似宾馆的房间,白色的床铺干净整洁。一行人小心地搜索着楼内,房间,角落……

楼梯口在走廊的左侧,I叫来了一起的几个人,决定从楼梯上去。

应该是在找那个可怕的人。

上了一层,有个屋子,顺着楼梯继续走似乎是个阳台,有稀稀落落的银色金属围栏当着。“我去吧。”I这样说着,遭到了反对,两个叔叔和一个男生去了,I被要求到屋子里休息。

那个人果然在阳台上,他们的对话I也能听到一些。

那个人说他杀小女孩,只杀小女孩,所有的。

I害怕极了,她小心地戳了戳床另一边躺着休息的叔叔:“你当我是17岁了好不好,求你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不是很清楚,总之是伪装了性别和年龄,活下来了。

I的声音很中性化,头发也是短的,加之一直很小心,倒也没有被发现。

那个大魔王比I小一点,是个长相相当漂亮的男孩子,很崇拜I,但是I一直尽量减少接触。若是露馅,一定会死,I一直很清楚。

就算I一直想躲,那个大魔王还是很粘I,一直是“大哥哥”“大哥哥”地叫着,到了算是大了的十五六,那种感情……不再是单纯的喜爱崇拜了……

很强烈。

从眼神能看出来。

I是对那个清秀的男生有好感的,那个男生似乎也一直对自己说,I是男孩子,I是男孩子……

在一场小型的讲座上,开始之前,在会议室房间的门口,I分别与两个人相遇了。

I把两个男孩子掰弯了。
















然后,那两个人就在一起了。